大多数人一生之中都有过头痛的历史,而我学医的时候,内科老师在讲述“头痛”这一章节,用“患者头痛,医生头更痛”这样一句话作为开篇来形容这个疾病病因复杂、治疗效果欠佳,给我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参加工作后也会时不时的碰到头痛的病人,在主要考虑为原发性头痛后,常常也是开一点止痛药缓解当时的症状,但是有些患者是常常复发,甚至是每天都发,让患者很痛苦,我当时也束手无策。

真正让我对这个疾病的治疗发生变化的是在工作两年多以后。有一个很熟悉的患者常常找我看病,而她的爱人就患有头痛近二十年,在几家三甲医院的神经内科检查和诊治过,医生的主要诊断是“偏头痛”,常常开的都是双氯芬酸钠、芬必得一类的药,服药不久头痛就可缓解,第二天又复发;也曾找过几个中医诊治,基本上无效。多年来每天必发,酒后更加严重,严重时以头撞墙觉得可稍微缓解,止痛药常年不离身,服药时间长了之后,也引起了严重的胃病,想找我试一试。

那时我经常看中医的医案,看到不少医案记载治疗类似于原发性头痛的疗效时都是“覆杯辄愈”、“效如桴鼓”,但是为什么我们现在的中医却很难做到那样神奇的疗效?“头痛不离川芎”这是任何一个学中医的人都知道的一句话,为什么我们现在用川芎治疗原发性头痛很难有效果呢?后来偶然发现在一本当代的名老中医经验集上记载着:头痛不离川芎,但是川芎的剂量要大治疗头痛才有效,剂量小了是没有效果的,换算现在的计量单位,一般都在30—60克才会显效。我虽然知道了这个诀窍,但之前运用川芎的剂量从来没有超过15g,这么大的剂量不敢轻试,所以无法确信用到这个剂量是否有效,更怕引起严重的后果。

因为和患者及其家属都比较熟,我就决定以他试一试疗效,开药之前我千叮万嘱告知服药后如果有任何不舒服的症状要立即给我打电话或者来医院就诊,患者被折磨多年,对我比较放心,也愿意一试,并表示即使出现了不舒服也不会找我麻烦,于是我就开了生平第一个含有大剂量川芎的头痛方四剂煎服;另将蜈蚣、全蝎、僵蚕、蝉蜕,烘脆研末口服;四剂付完后患者再次就诊,说服完第三剂的时候头痛已消失,不用再服止痛的西药了,患者自己不敢相信,也怕再次复发,要求再开四剂巩固,于是前方又服了四剂。后持续随访四年余,未再复发。

有了这一次的经验,以后遇到主要考虑原发性头痛这个疾病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头痛过了,随着行医时间的延长,治愈的头痛患者越来越多,效果也越来越好,真正体会到了“熟读王叔和,不如临证多”这句话的含义,也体会到做一个好医生必须要“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园而行欲方”。随着治愈的此类头痛患者的增多,我就将治疗头痛的方子简化后固定了下来,作为自己治疗原发性头痛的专用方,并将方子的适用范围扩大到颅脑术后引起的头痛、创伤引起的头痛、合并有脑膜瘤、脑囊肿等疾患的头痛,辨证加减,均有良好的疗效。

对于大部分的原发性头痛,在药方中加入大剂量的川芎确实很有疗效,但并不是所有的原发性头痛这个方法都最有效。当遇到原发性头痛伴有干呕、吐涎沫的时候,吴茱萸汤常常比含有川芎的方剂可能更有效、药味更少;当患者不愿服中药汤剂的时候,单独用蜈蚣、全蝎研末,白酒冲服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疗效……不断地学习、实践、探索、总结,在某一个某一类疾病上找到多种有效而简洁的治疗方法,真正做到治疗不拘一格、法多方效,是每一个医生应该追求的境界。(中医科 刘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