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满春光,疏柳映新塘。微风如故,细雨如酥,伴着桃红柳绿,春天迈着轻盈的步伐款款而来。

  在这个美好的季节,朋友圈里有人晒着海南的亚丁湾,有人晒着十堰的樱桃沟,还有人晒着渝北的仙花谷……,而我却要晒一晒“幽幽雅雅若卿卿,碧玉嫣红百媚生,不羡高枝尤自爱,春风吹处果盈盈”的草莓君。   除了吃,最早对于草莓的认识大抵是源于狄金森的那首小诗“篱笆那边,有草莓一棵,我知道如果我愿,我可以爬过。”近日有不少人携亲朋好友去郊外的草莓园体验采摘的乐趣,享受田园的风光。而我虽不是足不出户,但要晒的却只是别人家的草莓。

  草莓园的主人是一对老实本分的农村夫妇,不久前驾驶着农用车去田间务农的途中不慎发生意外,女人锁骨骨折、肋骨骨折,先在我科住院。而她的婆婆也是全身多处损伤,由于年龄大、病情重,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飞来的横祸让原就不富裕的家庭陷入窘境,加之自家的农用车保险过期,更是让他们雪上加霜。女人每天既忍受着自身的病痛,挂念着家里的孩子,还时时担心着病情较重却又不得而见的婆婆,更为两人的医药费一筹莫展。

  了解到她的特殊情况后,为了能够尽微薄之力帮帮这家人,同时又不伤及患者的自尊,我们自发的组成一个以周露为首的小分队,闲暇的时候去她们的草莓园帮着采摘、出售,再将剩下的带回科室出售给同事们。今天小李、小王各买5斤,明天小陈的家属要买15斤……就这样从她家的草莓开始成熟,科室这样的善举一直持续到现在,也许对于她家的困难来说,我们所做的一切可能只能保证他们的生活费,这些也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在用心,用情去关怀着这颗受伤的心灵。

  渐渐的她和婆婆的病情都有所好转,得知婆婆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她表现得比自己手术成功都要兴奋,开心的像个孩子,输液的时候一直拉着同事的收,连声道谢。

浓浓护患情,皎皎天使心  写到这儿,不禁使我想起了那句歌词“白衣天使,全人类你最善良,你用爱心换回了千万个生命奇迹。”我们并没有歌词所述的那么伟大,我们甚至微小如一粒尘埃。在这个医患、护患关系并不和谐的大环境下,请一定相信人间有爱,真情永存。我们纵然不能解除所有的病痛,但我们愿每一个生命安宁健康,我们愿用我们的真心抚慰您的伤痛,也愿意用我们有限的生命去谱写永恒的爱的诗篇!